落花辞

落花辞剧本

 

我第一次看到沐心的时候,是在惊蛰那天。

万花谷的惊蛰,总是会下雨,她一袭白衣出现在我面前,一时间,我竟将她看成翩然而至的白鹤。后来才知道,她其实是初春的白雪,不适时宜的朦胧而美好。

万花谷从来不下雪。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英俊健谈,正像他这个年纪所有的少年一样,对未来充满着热情,名气、地位和财富。

他们二人请求借宿避雨,而我没有拒绝,因为万花谷的雨季总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不适合赶路。雨停之后,就是春暖花开,万花谷最美好的一段季节。

少年在放晴后的第一天就离开了,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他没有让少女随行,而把她托付给我。

“江湖险恶,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受得了?尧大哥是个好人,你就在此暂住一段时间,等我功成名就之后就回来接你。”少年去意已决,甚至没有留意到沐心眼中的不舍。

“趁着天色还早,我送你出谷,你在落日之前应该可以找到下一个落脚的地方。”我看了沐心一眼,和少年转身疾步而行。

沐心跑到少年跟前停下脚步,欲言又止。少年缓缓的抱了抱拳,“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少年走了很久,功成名就的期限可以无限的长,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有时就是一辈子……唯一能与这漫长的约定抗衡的,或许,是相思。

沐心常常凭栏相望。背影瘦削而寂寥。我总是会拿出一件厚厚的衣服批在她身上。

“你看到了什么?”

“风!”

我向她所眺望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她相思成疾,我不忍她形销骨立,便带她去寻找那个少年。

我们从长安一直寻访到扬州,那少年如石沉大海,我们则若大海捞针。

她终于在扬州病倒,纵我精通医术却对心病束手无策。突然想起我在扬州的一个朋友,有一副忘忧之药。

七秀坊的陌香。

陌香的容颜依旧,只是我的心却老了。

“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我是来,求忘忧之药的。”

“替谁?”

“一个女孩。”

“我不给,除非你答应娶我。”

“你愿意心里想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我娶你吗?”

“好,明日你来参加我的婚宴,我把药给你……”

陌香的婚宴似乎筹备了很久很久,仿佛要把扬州都挥霍一空,我却知道原来这些都是为了谁准备的。

陌香在婚宴之上有些忘情的舞着。

我与陌香初见时,她跳的就是这支。那时节,扬州草长莺飞,歌舞不休。我亦年少气盛,多少义气挥斥,如今,却淄衣独影,连回忆,都淡忘了。

瘦西湖畔,陌香衣诀飘飘的向我走来,“这就是你要的药”,陌香的手扬了扬,“只是……”陌香一口气喝了那瓶药,狠狠地摔了下来,头再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个寂寥的背影,渐渐模糊。

沐心病的愈发沉重,我只能雇一辆马车将她载回北方。沐心躺在马车上,意识已经不再清醒。我只能听到她口中反复的呢喃,“昆仑山……”

马车驶进了昆仑山,却被巡山的弟子挡在了门外,沐心强打着精神支撑起病躯

“两位师兄,烦请为沐心向师傅通报一声”

“师傅有令,不再见你”

沐心道:“当日,沐心偷偷下山,是沐心的不是,但今沐心有话对师傅说,再迟,恐怕再无机会了”

巡山弟子轻蔑的望了一眼我们说:“沐心小师妹,休再为难我等,师傅有令,谁敢为你通报”

我展开六尺绸布,将沐心裹在身后,噌的一声,白虹出窍,眼神开始变得阴冷,“我不信见你们掌门就如此之难。”

“大胆外人,我观内之事,岂容你插嘴!”几名纯阳弟子匆忙拔剑,我已经几个起落,越过了界牌,直往三清观冲去。

奔至观前,几名弟子已追上前和我交起手来……

“何人在观内喧哗。”仙风道骨的三清老人终于出现了。

沐心挣扎着从我的后背下来,匍匐在地,哽咽着叫道:“师傅。”

“我不记得有你这个徒儿,”三清老人长袖一拂转过身去。

“师傅,徒儿不孝,身在仙山去心念红尘,枉费了师傅一番心血栽培,当日,徒而怕师父阻拦,走得匆忙,未曾向师父告别,今日特上山向师傅谢别。”三拜九叩之后,沐心起身跟着我离去。

三清老人迟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沐心,你在山下可好?”

沐心停住脚步,没有回头,气息微弱却语气坚定,“沐心,无悔。”

我们回到万花谷不久,她便飘然而逝,脸上带着微笑。我之前从来没有看过她笑。

或许她早就知道,在这个尘世中,是永远不会再遇见他了。因为他刚刚走出万花谷,就死在了我的笔下。

那天,他问我,能不能用她换一匹马。

“你喜欢她吧?”少年的笑声无情又猥琐。

我没有说话,手中的少阳笔刺穿了他的咽喉。

 

落花辞赏析

 

题外话:画面细节也无法和3D大作比,配音是业余的,配乐是从其他经典电视插曲,经典音乐片断中分析的,但是震撼我们的是,他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告诉我们:“用你的手,也能做出这样的电影来。”

整个故事是透过“尧”浑厚的嗓音传达给我们的。他低沉的嗓音很符合万花弟子的隐士的感觉。我们都相信在第一次见到‘沐心’的时候,尧已经对她一见倾心了,否则他不会在发觉沐心的心上人并不值得她爱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杀死少年。

很多人不理解尧的做法。其实尧是一个对爱情极其理想,极其信仰的人。他不愿意看到自己心上人受到一点点伤害,他不愿意看到如此纯洁天真的沐心在饱受相思之苦之后,还再加上失望和伤心。

尧是一个悲情人物。

他有爱,却一直默默埋在心底,他愿意陪心爱的人做她想做的事情,哪怕他做之前就知道这是一个没有结局和意义的寻找,他还是依旧陪他走扬州,走江南,大漠,上昆仑;为她低头向陌香求药;为了满足沐心最后的愿望,只身面对昆仑高手。他下手杀少年之前是毫不犹豫的,因为他觉得少年配不上沐心。然而杀了之后,他又在徘徊,自己是否过于绝情,丝毫没有给少年悔过的机会——一点都没有,死了,就什么都谈不上了。或许,这是他内心的煎熬和犹豫就是到沐心死时都没有把真相告诉沐心的原因吧……

陌香的行动也是悲情的,不该走的时候,你走了,不该来的时候,你又来了。你走了,有什么用?你来了,又有什么用?你心上的女孩需要忘忧之药,难道我就不需要么?可以看得出陌香是一个爱恨分明的豪爽的奇女子。

沐心也是悲情的,就像尧说的,或许她早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在见到那个少年了——不管尧是否杀了他。尧杀了他,阻隔他们的是阴阳,尧不杀他,阻隔他们的是少年的功名心。少年一句话,透露出他对沐心是轻贱的,在他的眼里沐心只相当于他追逐功名的一个踏脚石和路费盘缠。看到这里我们深深的为沐心叫不平,沐心不惜叛出师门,并为之饱受一辈子相思之苦的心上人,竟然是这样看到沐心的!无怪乎尧会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

谁是谁非?在爱情面前,谁都没有错。

尧是麦田的守望者,沐心是遥远的寒月,陌香是盛放的牡丹。


本文转自网络: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206655.htm
优酷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E4MDU4MjA=.html

发布者

下弦 古月

有时候我们以为爱可以改变一切,但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就像那些溶入了生命的颜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